债市大事件!央行证监会推动两大市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银行参与交易所现券协议交易放开

债市互联互通又迈出关键一步。为进一步便利债券投资者,推动金融基础设施互联互通,7月19日,央行、证监会联合发布公告,同意银行间与交易所债券市场相关基础设施机构开展互联互通合作。

近年来债券市场发展取得长足进步,截至6月末,我国债券市场托管余额107.7万亿元,居世界第二,市场规模较2015年初增长2倍。公司信用类债券托管余额达到23.8万亿元,成为仅次于信贷市场的实体企业融资第二大渠道,融资成本也低于信贷等其他渠道。此次互联互通将切实便利债券跨市场发行与交易,促进资金等要素自由流动,形成统一市场和统一价格,推动债券市场高质量发展。

支持合格投资者实现“一点接入”交易结算

互联互通是指银行间债券市场与交易所债券市场的合格投资者通过两个市场相关基础设施机构连接,买卖两个市场交易流通债券的机制安排。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债券登记托管结算机构等基础设施可联合为发行人、投资者提供债券发行、登记托管、清算结算、付息兑付等服务。

央行有关部门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上述提及的两个市场基础设施机构具体可分为交易前台连接和登记结算后台连接两个部分。交易前台的连接,是指外汇交易中心与沪深交易所交易平台建立高效系 统连接,提供交易服务。登记结算后台的连接,是指中央结算公司、上清所和中国结算两两互相开立名义持有人账户,建立高效系统连接,支持合格投资者实现“一点接入”交易结算。

上述负责人进一步表示,由于此前两个市场的基础设施机构均有过与香港市场互联互通的经验,以及此次互联互通是支持合格投资者参与现券协议交易,因此有望尽快实现。债券市场基础设施实现互联互通,有利于切实便利债券跨市场发行与交易,促进资金等要素自由流动,形成统一市场和统一价格,为货币政策顺畅传导和宏观调控有效实施奠定坚实基础,也有利于提升我国债券市场基础设施服务水平和效率。

光大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对证券时报记者也表示,对机构投资者而言,互联互通降低了其开户、交易、清算、结算等环节的复杂度,拓展了多类资金在债券市场中的可及边界,促进了资金等要素自由流动。境外投资机构亦可以充分享受到上述便利性,这会提高中国债券市场对境外投资机构的吸引力,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对于发债企业而言,互联互通有助于形成统一市场和统一价格,适度加大金融系统相关领域的竞争,用改革的办法推动金融系统向发债企业让利,压降包括票面利率、托管费率、承销费率在内的综合融资成本。对债市基础设施而言,互联互通有利于提升其服务水平和效率,推动构建以客户为中心、适度竞争的债券市场基础设施服务体系。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公告还提出,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互联互通实现的同时,国家开发银行和政策性银行、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在华外资银行以及境内上市的其他银行,可以选择通过互联互通机制或者以直接开户的方式参与交易所债券市场现券协议交易。

对此,光大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危玮肖对记者解释,去年一行两会联合发布了《关于银行在证券交易所参与债券交易有关问题的通知》(下称“《通知》”),将交易所债券市场参与现券交易的银行范围扩大至政策性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在华外资银行、境内上市的其他银行,但仅允许银行参与债券现券的竞价交易,而银行更倾向于采用的“一对一协议”的交易方式暂未放开。与交易所市场相比,银行在银行间债券市场采用“询价为主、点击成交为辅”的交易方式,这更符合其交易特性。此次公告行允许银行可以在交易所采用“一对一协议”的交易方式,这有利于压缩债券利率中的流动性利差,降低发债企业的实际融资成本。

两大维度推动债市互联互通

近年来债券市场发展取得长足进步,除债市托管余额规模巨大外,市场的交易活跃度也大幅提升,2019年我国债券市场现券交易量达到217万亿元,较2015年增长1.4倍,整体换手率达到2.30,较2015年提高1倍。

同时,投资者结构也进一步优化,商业银行持债比例已降至约57%,持有信用债比例为26%;各类金融产品的持债比例则显著上升,从2014年的16%上升至目前的30%。此外,对外开放程度稳步提高,目前已有超过820家境外机构直接参与银行间债券市场投资,持债规模达到2.5万亿元,较2015年初增长3倍。

近年来,债市主管部门稳步推动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的互联互通。此次公告被看作是从硬件维度进一步推动互联互通,事实上,近几年我国债市在软件维度的互联互通也取得诸多进展。

上述央行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软件维度的互联互通主要从八方面推进,旨在逐步统一两个市场的制度规则:

一是在投资者方面,支持商业银行参与交易所市场交易,《通知》参与交易所市场现券交易的银行范围,由原来的上市银行扩大至各类型银行。

二是在执法方面,建立债券市场统一执法机制,支持证监会对整个债券市场违法行为进行统一查处。

三是在信披方面,推动公司信用类债券信息披露规则分类统一。

四是在信评方面,统一监管信用评级行业,明确推动银行间和交易所债券市场 评级业务资质的统一,加强评级机构监管信息共享,实现两个市 场评级业务资质互认,开展跨市场联合调查、评价和惩戒等。

五是在违约方面,推动构建规则统一的债券违约处置框架,发挥债券募集文件的契约约束作用,强化债券违 约的信息披露,与司法程序形成有效衔接。

六是在法治化基础方面,夯实债券违约处置法治化基础。

七是在发行人方面,推动政策性银行在交易所市场发行金融债券,2017年以来,国开行、农发行、进出口银行在交易所已发债2500多亿元。

八是在对外开放方面,央行正与相关部门一道,推动资产证券化规则、信用衍生品规则、债券增信业务规则等多项规则的统一,合力推动实现我国债券市场统一对外开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