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案近30亿的“久益系”中介,近日多案开庭

7月14日,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一则判决书,涉及到辽中县农村信用社与广西横县桂商村镇银行、吉林敦化农商行和万家共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二审管辖判决,作为票据案件中承担损失的一方,辽中县农村信用社将票据交易中的各方均告上了法庭,请求对其损失承担相应责任。

据了解,该起官司涉及到此前“久益系”通过空壳公司和控制中小银行同业账户进行倒票,也是诸多票据大案之一。该案发生在2016年4月,总案件的涉及金额超过了30亿元。由于此前官司均被以“先刑事后民事”驳回,直至4年后损失赔偿的纠纷诉讼才开始。

在吉林敦化农商行涉及的3.1亿元纠纷案件中,辽中县农村信用社是实际的出资方。据了解,“久益系”通过没有真实贸易背景的两家壳公司交易开出商票,通过广西横县桂商村镇银行贴现,实际上该银行为通道并不实际出资。随后,这些票据被万家共赢包装为资管计划,受让广西横县桂商村镇银行的票据。

基础资产在经过包装后,由吉林敦化农商行出资购买该资管计划,而背后资金是由辽中县农村信用社通过同业投资提供。整个交易中最关键一步,将资管计划转让给其他金融机构套取资金离场,而所谓的回购在到期时才会暴露风险。

实际上,吉林敦化农商行在整个交易中也同样不出资,作为通道银行也仅起到了增信作用。2016年8月初,辽中县农村信用社报案称,该行数亿元资金遭遇“久益系”陆乐等人诈骗,规模高达6亿元,沈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对此立案调查。

辽中县农村信用社此前曾表示,所谓的“资管计划”从底层的出票公司到贴现的银行均为“久益系”公司控制。

从目前情况看,辽中县农村信用社作为同业投资的损失到底由谁来买单仍需要等待法院的最终判决,市场也很关注作为通道的银行(广西横县桂商村镇银行和吉林敦化银行)是否会对损失负责。

事实上,7月7日,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一起判决书,涉及到一家股份制银行向库车国民村镇银行、浙江稠州商业银行等银行请求承兑票据损失9.6亿元。

该股份行认为,浙江稠州银行违反了监管规定,在并非该批票据权利人和实际交易方的前提下,充当了“过桥行”,为犯罪活动提供了极大便利。

但是,法院在判决中表示,票据转贴交易之时无法认定银行存在恶意、虚假转贴的情况。其“过桥行”与该股份行损失有关的说法并未得到法院的认同。

据了解,这起案件中库车国民村镇银行的同业账户涉及到出租,而浙江稠州银行则通过通道业务为票据进行了增信背书。

票据“包装术”

涉及多家银行票据大案的中介“久益”,该公司实际控制人陆乐及其合作伙伴王乾平、秦弦、苏军、罗泉、何勲科等,来自于安徽宣城。旗下注册了宣城市久益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久益恒丰(上海)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市巨融贸易有限公司、本兆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和拓疆供应链(上海)有限公司等数十家“壳”公司(简称“久益系”)进行倒票。

除了尚在审理中的恒丰银行和江西银行14.83亿大案,此前吉林敦化农商行和宁波银行18亿票据纠纷案、嘉兴银行和民生银行邯郸分行7.3亿商票纠纷案、辽中农信社和前郭村镇银行6亿同业存款纠纷案、新疆汇和银行与吉林敦化农商行3.1亿元纠纷案件中,均涉及“久益系”,甚至可以说是该票据中介一手主导的。

在新疆汇和银行与吉林敦化农商行3.1亿元纠纷案件中,吉林省高院近日公布的一份(2016)吉民初48号判决书可以完整还原“久益系”主导整个交易链条的全过程。

中小银行已经沦为票据贴现中介的“提款机”?

第一步,开票环节,涉及的7张商业承兑汇票,出票人均为拓疆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承兑人均为杭州福古贸易有限公司,表面上没有任何关联,实质两家均为“久益系”公司。没有真实贸易,这样的商票价值几乎为零。

第二步,这些商票通过广西横县桂商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贴现。这家村镇银行一定程度上也是“久益系”能控制的,不用真金白银出资贴现,由于村镇银行信用仍较低,还要继续包装。

第三步,把这些票据装到“资管计划”。具体做法,2016年4月末,吉林敦化农商行与万家共赢资产管理公司签订《万家共赢敦化一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敦化农商行委托万家共赢基金投资票据资产收益权,规模为3.1亿元,起息日为2016年5月6日,到期日为2016年10月26日。与此同时,万家共赢基金又委托敦化农商行代为审验、保管票据,并在票据到期时作为代理托收人。

简而言之就是委托投资,购买什么票据委托人说了算。这个资管计划就专门受让横县桂商村镇银行持有的7张商票。至此,这些商票成功被包装为一款资管计划的基础资产。

而这个资管计划的资金来源仍是“久益系”公司提供。敦化农商行的资金来源为辽中农信社的同业委托投资,背后仍是久益系的资金。也就是通过这个资管计划的购买商票,虽然把商票包装为资管计划,还是“久益系”自己花钱买自己开的商票。

最为关键的是第四步,把这个资管计划转让给第三方,套取其他金融机构真金白银。2016年6月2日,新疆汇和银行与敦化农商行签订《资管计划受益权转让合同》。新疆汇和银行以3.1亿元对价受让资管计划收益权。通过这个包装,“久益系”票据中介把7张毫无价值的商票卖成了3.1亿元现金,成功套现离场。直至回购期满,“久益系”票据中介无法回款回购才风险暴露。

以上这种方式是商票的包装手段,如果是银行承兑汇票,则更多的是通过不见票的“清单交易”和“一票多卖”套取资金。通过层层包装和过桥,最终资金也是流向久益系能控制的村镇银行。这样的娴熟的操作手法不断复制在多起票据案件中,直至资金链出问题而东窗事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