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道红线”试点房企商票被纳入监控范围 央行要求每月上报数据

财联社(广州,记者 陈业)财联社记者获悉,央行等监管部门已经出手,将“三道红线”试点房企的商票数据纳入其监控范围,要求房企将商票数据随“三道红线”监测数据每月上报。

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商票数据暂未被纳入“三道红线”计算指标,不排除未来被纳入计算的可能性。倘若商票数据日后被纳入“三道红线”指标中的有息负债指标计算,未来房企降负债压力将进一步加大。
2020年8月,监管部门为控制房地产企业有息负债规模,对重点房企按“红-橙-黄-绿”四档管理,并设置了“三道红线”,具体为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净负债率大于100%;现金短债比小于1倍。试点房企须在2023年6月30日前完成降负债目标。
随着房企“三道红线”以及银行涉房融资“两道红线”陆续出台,房企融资被戴上了“紧箍咒”。上交所数据显示,受“三道红线”等行业政策影响,2020年房企筹资活动显著收缩,筹资活动现金流较上年大幅下滑94.43%。
在融资环境持续收紧及降负债压力下,不被计入有息负债的商票,进一步受到房企的追捧。
数据显示,去年房企商票承兑规模总体上呈井喷式增长。据上海票据交易所统计,2020年TOP19房企总体商票承兑余额达到3355.74亿元,较2019年增长36.59%,占全国商票承兑总量的9.27%。
据悉,商票是企业利用自身信用,签发给上下游合作方的支付结算工具。这种票据经过背书可以在票据市场合法买卖与转让,最终再由出票人向持票人依据票面条件进行兑付,因此演变成了一种基于企业商业信用的融资工具。
“房企之所以依赖商票,是因为其是一种非常好的‘赊账’方式,能够利用房企强势的地位去和供应商等合作,进而形成一些便利的融资条件,能够降低房企付款的压力。”一位房地产研究机构高层告诉财联社记者。
于房企而言,商票不失为一种不错的短期融资工具,流程简单,不会计入有息负债,仅以应付账款、应付票据体现在负债表中。部分房企开给供应商的商票还会进行一定贴息,根据房企信用程度、商票承兑时长等,贴息率有高有低。
除房企签发给供应商外,银行有时也会以商票形式,去变相贷款给房企融资。
对于日前央行将重点房企的商票纳入监控范围,多位分析人士认为,这与今年以来多家房企出现商票未能按期兑付现象有关。
6月29日,三棵树(603737.SH)公告称,2021年第一季度,因个别大型地产商资金周转困难,公司应收票据出现逾期情形,截至2021年3月31日,公司应收票据逾期金额共计5363.72万元。
事实上,不仅是三棵树,此前亦有公司表示与其合作房企未能按期兑付商票。房企商票逾期兑付风波不断,也把商票这一短期融资工具推向了风口浪尖。
在“三道红线”试点房企商票数据被纳入监管部门监控范围后,有房企高层向财联社记者表示,“针对房企的融资监管已变得越来越严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