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丰银行前董事长蔡国华在任职期间,平均每天报销40万元左右,恒丰银行仅此就为其花了三四亿元。

昨天,财新网在新浪微博的爆料真的在金融圈“爆炸”了。

包括蔡国华在内,山东省级银行恒丰银行两任董事长均被查,而恒丰银行也同包商银行、锦州银行一样出现了严重的风险问题,而不一样的是,后两家被接管,恒丰银行被注资,而财新报道,最大的“金主”中央汇金决定注资的600亿元认购600亿股,其中300亿股是“明股实债”。故事是这样的。

一、 恒丰银行公布千亿定增方案

2016年5月“恒丰银行高管私分公款”被举报信曝光后,恒丰银行就再也没有“踏实日子”过了,前行长栾永泰与前董事长蔡国华相互举报,俩人双双被查,而背后暴露的是一大堆烂账(后附详细经过)。

据测算,该行贷款约4500亿元,其中逾期贷款已近3000亿元。通过股东权益、存款准备金多渠道冲销后,最终形成逾1400亿元不良贷款,预计未来处置回收800亿元,最终损失近600亿元

今年12月18日,恒丰银行官网发布公告称,该行在济南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方案》等议案。

根据方案,恒丰银行将非公开发行1000亿股普通股股份。其中,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央汇金公司”)拟认购600亿股,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拟认购360亿股,新加坡大华银行和其他股东拟认购40亿股。大华银行披露了此次认购恒丰银行股份的价格为每股1元,这也意味着恒丰银行此次非公开发行规模将达到1000亿元。

二、中央汇金实际出资300亿元 

对于中央汇金的大手笔,着实让业内惊叹!财新报道称,中央汇金认购600亿股,持有恒丰银行约53.95%股份,山东省政府通过山东省AMC持有约32.37%股份。难道这样一来,恒丰银行就变成“央企”了?

其实山东省政府实际上仍是恒丰银行的实际控制人,这主要通过一些特殊安排来实现。中央汇金实则与山东省签订了一个回购协议,由山东省承诺在三年内向中央汇金回购300亿股股份,届时山东省政府将成为恒丰银行第一大股东。

这一结构的实质是,中央汇金认购的600亿股中,其中300亿股为“名股实债”。业内人士笑称“葱省人民太命苦了”,逾期率超过三分之二,本次重组实质上是山东省政府借300亿元,再自筹360亿元,实际上最终持有约59.35%股份,才成为了真正的第一大股东。

多位接近此项交易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山东省“自筹”的360亿元分别由山东省财政出资100亿元、济南市财政出资100亿元、青岛市财政出资100亿元、烟台市财政出资60亿元。

三、恒丰银行的老股东要付出“代价”

财新还报道称,恒丰银行将老股东股权打折处理,每股净资产定价在1元,相当于对该行2016年每股净资产5.6元的价格,打了约两折。接近恒丰银行的人士指出,这是把账面上获得的633.43亿元股东权益拿来计提拨备,用以冲销不良资产,据估算,这部分冲销不良资产500多亿元。

不过,由于多位老股东早在十年前入股恒丰银行,彼时价格在1元/股到2元/股之间,再加上恒丰银行每年配股、分红,老股东损失不会太大。

重组以来,恒丰银行也在清理问题历史股权,按照分类管理、关系明晰、权责明确等原则要求,逐户明确整改规范方案,协调代持股东通过自有资金解除代持关系,逐步解除股权违规质押,及时偿还逾欠贷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