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为高风险,包商、锦州、恒丰命运却不同

包商银行被托管,锦州银行被重组,恒丰银行却获汇金公司入股?不同的处置方式源于不同的风险程度和经营素质。

包商银行的核心问题是信用危机和大股东控制。

据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介绍,包商银行大股东是明天集团,持有包商银行89%的股权,长期违法违规占用包商银行的大量资金,逾期难以归还,无法足额偿还全部债务,触发了法定的接管条件被依法接管。包商银行实质上已经资不抵债,被托管期间无法足额偿还到期债务,被托管后大额债务只能按一定比例偿还。实施托管的核心是保护债权人利益。

锦州银行的核心问题是流动性风险和内部人控制。

长期依靠同业负债激进扩张,股东关联贷款额度大,内部管理混乱,导致审计师无法出具审计意见,年报反复推迟引发市场不信任,进而出现流动性风险。锦州银行与包商银行不同,重组期间仍然能足额偿还到期债务。实施重组的核心是解决公司治理问题。

恒丰银行的核心问题是资本金不足。

和包商银行锦州银行一样,恒丰银行也曾经出现激进业务扩张和内部人控制问题,发生了两任董事长内斗的恶劣事件。不同的是2017年底山东省及时出手,派出工作组成立临时党委入住恒丰银行,随后按照公司治理架构组建了新的管理团队,逐渐改变了经营管理混乱状况,各项业务步入正轨。与锦州银行不同,恒丰银行持续偿付到期债务,没有发生流动性风险,但近两年也没有正常发布年报。注资入股的核心是解决银行资本金不足问题。

当然,三家银行的牌照价值也有影响,包商银行和锦州银行属于地方性城商行,恒丰银行属于拥有全国性牌照的股份制银行,获中央汇金公司注资有点出乎市场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

另外一个关键因素是地方政府的态度,21世纪经济报道在新闻中报道,“山东省政府牵头的恒丰银行市场化改革方案取得突破性进展”,山东省不仅在2017年底成立工作组入驻恒丰银行,而且牵头制定了市场化改革方案。

反观包商银行和锦州银行,主要依靠监管部门和中央级金融机构处置风险,很少看到地方政府的作用和作为。

恒丰银行“宫斗”的那几年

身为12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之一,恒丰银行长期以来“偏居”山东,总部设在烟台市。在经央行批准于2003年完成整体改制,并由烟台住房储蓄银行更名为恒丰银行后,长达10年时间内,恒丰银行只有董事长,没有行长。

直到2013年底,原董事长姜喜运到龄退休,蔡国华出任恒丰银行董事长后,聘请了栾永泰为行长。

2015年8月14日,恒丰银行发布公告称,该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聘任林治洪担任恒丰银行行长的议案,林治洪将接替于当年4月退休的前任行长栾永泰。

2014年10月,姜喜运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2015年1月15日姜喜运被开除党籍;2018年7月17-20日,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姜喜运等贪污、受贿、违规出具金融票证、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薄一案,涉案金额7.5亿元。

2016年9月,原行长栾永泰承认参与私分公款,拿了2100万元,后实名举报董事长蔡国华“侵吞公款3800万元、违规运作员工股权激励机制,违规控制恒丰银行”。

2017年11月28日,恒丰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蔡国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蔡国华案”发生后,山东省委、省政府和烟台市委、市政府在烟台召开推动恒丰银行稳健发展专题会议。会议宣布,成立恒丰银行健康发展工作组和临时党委,由时任山东省政府秘书长王华担任临时党委书记,提名原中国银行山东省分行行长王锡峰担任行长。在此之后,原山东银监局局长陈颖接替王华成为恒丰银行临时党委书记。2018年4月26日,陈颖又当选恒丰银行董事、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