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上海监管局: 当下及今后几年, 不排除出现隐性债务风险的可能性

“上海地方财政收入形势相对较好,债务管控较为严格,风险总体可控。但当下及今后几年,旧区改造、轨道交通、生态环境等建设任务重,资金压力大,不排除出现隐性债务风险的可能性。”财政部上海监管局近期在发表的《增强政治意识、深化党建业务融合、做好地方政府债务监督》(以下简称文章)一文指出。

文章称,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也是国内重要的资金集散地和各地发债融资的重要平台之一,具有风险集聚的特点。

据此,财政部上海监管局形成了“以防为先、以控为重、以化为本”的监管理念,强化全过程指导,实现“防化促”债务监督模式中重点领域防范风险、及时介入化解风险、促进管理消除风险。

以防为先:保持与地方的密切联系,主动了解基层情况,结合资金需求和供给“顺逆监管”思路,持续关注重点城区、重点事类、重点项目三类重点,提示可能存在的债务风险。

以控为重:发挥就地就近优势,日常监管中结合文件精神和实际案例宣传政策,不断提醒相关部门和企业,保持宣传教育力度,促进被监管方增强风险忧患意识,督促地方提高债务管理水平。

以化为本;扩大监管覆盖面,持续保持监管压力,发现苗头即行介入,督促相关区拿出整改和风险化解方案,将风险消灭在扩大之前。

文章认为,地方政府债务涉及主体客体众多,又有代际传递的特点,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债务问题一旦发生,可能损害地方国企等市场主体的经营持续性,增加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影响金融市场稳定,甚至波及地方政府财政收支和正常运转,因此,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是重大风险的重要组成。

“监管与被监管间有矛盾就有斗争,债务监督也是如此。违规举债‘倒查责任、终身追责’的‘高压’态势,注定相关单位和个人较敏感而抵触监管。”文章称。

鉴于此,财政部上海监管局探索对16个区实施“网格化”监管,以更多的耐心沟通,努力取得能发现债务风险问题的条件;以更强的专业认知,说服被监管方形成对风险问题的认同;以更细的工作态度,促进风险点化解措施的真正落实。对风险程度较高的,该局还采用了“约谈”问责:近3年约谈11个区,警示可能发生的隐性债务风险。

上海市预算报告显示,2020年财政部核定该市政府债务限额为9723.1亿元(其中:一般债务限额4391.5亿元,专项债务限额5331.6亿元)。截至2020年底,上海市政府债务余额为6891.5亿元(其中:按类型分,一般债务余额2999.2亿元,专项债务余额3892.3亿元;按级次分,市级债务余额1494.8亿元,区级债务余额5396.7亿元)。按审计口径计算的2020年底本市地方政府债务率为49.7%,债务规模适度,风险总体可控。但报告并未披露隐性债务数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