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又被告了 这次涉资4.01亿

广发银行申请冻结恒大1.32亿元资产事件平息刚刚一周,恒大集团又被上市公司淮北矿业(600985.SH)告上了法庭,后者向其追讨4.01亿元工程价款及违约金。

被诉的是六安恒达,六安恒达的唯一股东是恒大合肥公司。

根据淮北矿业7月28日晚间发布的公告,该公司下属工程建设公司与六安恒达存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工程建设公司向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六安恒达支付所欠工程建设公司的已完工工程价款及违约金4.01亿元,同时请求恒大合肥公司、恒大集团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公告称,恒大合肥公司不仅曾为六安恒达向工程建设公司交付的远期商票出具兑付承诺函,其亦为六安恒达的唯一股东,因此应当对六安恒达所欠工程建设公司的工程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恒大集团、恒大合肥公司、六安恒达构成人格混同,恒大集团应对六安恒达所欠工程建设公司的工程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淮北矿业表示,截至起诉日,六安恒达拖欠工程建设公司工程款金额较大,且向工程建设公司出具的商业承兑汇票部分已经逾期无法兑付,工程建设公司曾多次向六安恒达发函索要工程款,六安恒达都以没钱为由拒绝支付。

而近期恒大子公司商业承兑汇票逾期迟迟不予兑付甚至拒付的信息,在网络几乎处于漫天飞的状态。

房地产企业的资金链紧绷显然已经不是什么新闻,尽管此前恒大集团宣布,截至6月30日有息负债已降至约5700亿元、净负债率已降至100%以下,但近期曝光的新闻,看不出其资金链企稳的迹象。

据第一财经日报最新报道,针对“恒大低于市场价卖房被查处”一事,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总监严跃进称,无论是被降低评级,还是以价换量的方式进行打折促销,都反映了恒大资金周转的压力。但即便花式玩促销,也不能盲目降价、违背房地产正常交易秩序,这不利于“稳房价”“稳预期”。

上述报道称,被调查的项目是位于山东省菏泽市的恒大地产的两个项目,两个项目的售价为4200元/平方米、3800元/平方米,这个价格甚至低于土地价格。

自房企“三道红线”的规定推出以来,作为此前中国债务规模最高的房企,恒大的一举一动牵动市场神经。5月以来,“恒大打骨折式降价促销”的消息及“恒大商票拒付及逾期”等传闻频出,引起市场对其现金流的担忧。

对于恒大集团来说,“恒大系”股票刚刚企稳的时候再次传来诉讼消息,恐怕又会带来一波下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