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科股份夫妻大战风波未了,又遭前员工举报

最近,金科地产正陷入持续的风波之中,夫妻股权争夺战尚未平息,又有四名前员工“联合上书”举报。

7月初,金科股份创始人黄红云的前妻陶虹遐的一封公开信揭开了夫妻分家股权争夺战,一个月来,经历公开信风波、市值缩水、监管问询风波。

这一次,四名金科员工因“不详原因”遭公司开除,他们认为自己在职期间参投的项目没有明确的清算方案,由此他们提供“举报材料”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这背后仍是黄陶夫妻二人股权争夺战的“余震”

从夫妻夺权到“派系纷争”、再到员工举报,金科股份公司内部矛盾问题的激化,作为销售规模超2000亿的知名房企,在当前市场环境收紧下,要想实现公司的增长计划,有点难。

员工离职原因未解

4名员工为何举报金科股份?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此次4名遭辞退的金科员工,既有年薪百万、工龄15年的老员工,也有入职不到一年的“新鲜血液”。而他们被辞退的具体原因,或与此前陶虹遐的两位兄弟——金科总裁助理兼招标采购中心总经理陶建和金科监察委员会主任陶国林被双双免职有关。

其中, 曾在2年前入职金科招标采购中心的孙某,6月29日被金科要求配合调查陶建的“违法违规”情况。但据其本人透露,孙某并没有配合调查。

7月3日,该员工又被告知公司依据劳动合同第三十九条第二款与其解除劳动合同,并且公司将不给予其任何的经济补偿、赔偿金。8月初,孙某就此事向当地劳动监察大队和信访办提交了举报金科的材料情况说明。

其他3位前员工的情况与孙某十分相似。

其中,有一位高姓的公司前员工在金科工作长达15年,年收入达百万元,并参与了公司多项投资,仅投资金额就达到343万元。另外两名工龄分别为3年和1年的金科前员工,也在被辞退时被告知,其辞退原因均为集团决定将“陶总”聘用的员工及时清退。

据了解,有关陶虹遐的两兄弟遭免职的事情发生在今年6月28日,这天也是黄红云向陶红霞转让此前离婚时“欠下”的3.72亿元股份的同一天。

此前,陶红霞在公开信中指出,自6月28日以来,黄红云操作金科一部分人,对部分员工进行威逼利诱,意图对陶建、陶国林进行栽赃陷害,目前已有大量员工被逼辞职。陶虹遐还表示,黄红云的行为触犯了法律,其行为严重伤害了金科员工,已完全超越了作为一个合格的金科大股东的行为底线。

7月8日晚间,金科股份在其官方公众号发布声明称,公开信中的言论不实。

金科股份在声明中表示,免除陶国林和陶建职务并解除劳动关系是基于上述两人多次旷工,且长期在外兼职、与他人合伙或入股办公司并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经理等重要职务,因此公司依据劳动法律法规及公司制度对其严重违反公司制度的行为作出的决定。

而公开信中提及的内容与事实情况完全不符。经核实,该公司仅就对个别员工的违规违纪行为进行调查访谈,既不存在威逼利诱、栽赃陷害的行为,也不存在大量员工因此离职的情形。

截至发稿时,记者针对上述金科遭前员工举报的情况多次电话联系金科股份予以核实,均未获得有效回复。此前,有媒体向金科负责人求证情况是否属实,对方也表示目前没有收到相关的信息。

公司股权纷争不断

实际上,近几年金科的风波一直不断。

2016年9月,融创董事长孙宏斌开始多次举牌金科,持股比例在2017年初时达到25%,与当时黄红云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26.58%的股份,仅差一步之遥。

黄红云与孙宏斌对金科控制权的争夺,也基本贯穿于黄陶二人离婚案的始末,甚至两人离婚后签署协议成为一致行动人的行为,也被外界视为对抗“野蛮人”融创的手段。

2020年4月,孙宏斌将11%的金科股份转让给红星集团后才算告一段落,而红星集团的实控人车建兴也被认为是黄红云此轮“股权危机”的一大救兵。

据金科股份7月8日的公告显示,该公司收到主要股东的书面文件,为确保公司稳定发展,当黄红云对金科股份实际可支配表决权的股份比例≤20.5425%的情况下,该主要股东将其持有公司6%股份比例的表决权委托给黄红云行使,有效期为五年。

今年8月3日,金科股份在答复问询函时披露了该主要股东的信息,该名主要股东是广东弘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它是红星家具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其实际控制人为车建兴。截止去年年末,红星家具集团及其控制的广东弘敏合计持有金科股份11.04%的股权。

8月13日,金科股份还公开披露了其在7月中旬会议中决定回购部分社会公众股份的进展。截止披露日,金科股份通过回购专用证券账户,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实施回购股份,已累计耗资1.67亿元,共回购了3734.71万股股份。

此前,金科集团股权结构可能发生的变动,也引起国际评级机构的关注。中诚信国际表示,会对相关情况保持关注,并对金科股份信用状况进行跟踪评估并及时披露相关信息。

除了离婚财产分割问题引发舆论广泛关注外,金科控股的股价也频受利空信息影响产生波动。

从年初至今,伴随着市场大环境的收紧,金科股份的股价呈下滑趋势,与去年同期11.27元/股的最高价相比,已腰斩一半还多,截至8月16日下午,金科股份每股报收4.83元,总市值也较一年前腰斩近一半。

值得注意的是,金科在2020年末神奇地实现了“三道红线”全绿,但其永续债却从2019年底的8亿元猛增至2020年底的21.4亿元,增幅达到167.7%。

此外,今年上半年金科集团的拿地步伐也明显放缓。据中指研究院房企拿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金科的总拿地金额为119亿元,拿地面积262万平方米,同比减少了54.6%。

当前,金科的房地产开发与销售业务仍正常运行,今年1-7月金科地产的销售额达到1187亿元,销售面积为1146万平方米,各地推盘仍在继续。

从过去几起夫妻离婚案看,一直是影响上市公司控股权变动的“黑天鹅”,一旦进行股权分割,创始人或实控人的持股比例可能就会降低,进而对公司治理的稳定性带来隐患。

金科股份在在答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表示,双方均未就解除《一致行动协议》做出明确意思表示。黄红云与陶虹遐虽有分歧,但谁都不想先迈出解除一致行动关系的第一步。

但是,一致行动协议只是暂时稳定了双方和谐的局面,背后依然暗流涌动,从派系争端、到员工举报,这给金科股份带来不利影响。金科只有在未来恢复期将自身的项目品质、企业形象、员工凝聚力及内管理控调整好,才不至于让人们一想到金科就只能想到轰轰烈烈的离婚股权纷争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