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处境可能比海航更糟糕

负债累累的中国恒大可能面临重组,根据中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恒大一直在与第三方谈判出售股权。彭博8月18日报导,恒大重组对外国投资者来说,不知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恒大地产与恒大集团在不同语言中意思相同,但它们现在基本上是两个不同的实体,外国投资者很可能会被绕晕。

恒大出售股权来自债务压力。据相关媒体报道,截至今年3月份,中国恒大有息债务约为1,040亿美元。由于资金链紧绷,恒大拖欠许多供应商和承包商的货款或工程款,其中一些被欠款的公司已经对恒大已提起诉讼,要求恒大支付欠款,一些商家已设法让相关方冻结了中国恒大的部分资产。例如,在深圳上市的浙江利欧股份有限公司(利欧股份)正在起诉中国恒大,要求后者支付5,500万美元,其中包括未支付的广告费用和已经逾期或即将到期的商业承兑汇票。

建筑材料公司垒知集团(LetsHoldings)表示,将停止接受中国恒大开具的商业承兑汇票。垒知集团已经有大约500万美元的此类票据。恒大截至去年12月有近1,000亿美元的应付账款。随着其他供应商和承包商也加入其中,诉讼和资产冻结可能导致中国恒大陷入恶性循环。彭博报导指出,外国投资者如果想从他们投资的中国恒大资产中收回部分资金,那只能祝他们好运,因为恒大地产犹如一只越飞越远的风筝,正在飘向投资者难以企及的地方。恒大集团尽管持有恒大地产的大部分股份,但恒大地产作为子公司可能不再对母公司陷入困境的财务状况负责。法院在最近的重组案件中继续沿用这种做法。在切割企业集团的蜘蛛网状所有权图表时,这种做法非常有用。

今年早些时候,当海南省高级法院对海航集团的重组作出裁决时,它使用法律代表框架来决定哪些关联公司应被视为企业集团的一部分,并受益于随之而来的财务救济。同样,在清华紫光集团的重组案中,一些要求参与该进程的间接子公司的论据不是基于股份所有权,而是因为其法定代表人与紫光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共同行动”。报导说,在这种情况下,恒大资产可能无法让外国投资者挽回一些损失,这比海航投资者面临的情况要糟糕得多,海航的重组包括大新华航空等运营资产。

根据高盛集团的估计,截至2020年,恒大地产约占恒大集团总资产的80.6%,现在处于独立管理中。恒大地产还持有恒大集团73.7%的债务。在这种情况下,恒大地产只需顾好自己的债权人并自己求生,让母公司自谋出路。报导认为,多年来,善于在海外筹集数十亿美元资金的公司往往是金融纸牌屋,有着复杂的离岸和在岸公司结构。离岸母公司与在岸经营资产的联系是可以被切断的。例如,恒大应该被视为一家投资公司,持有一些股票和一些散布香港的住宅楼。恒大并不是真正的中国最大房地产开发商,恒大地产才是,但它现在已经躲到国内的金融墙后面够不着了。恒大是亚洲最大的高收益美元债券发行商,背负约190亿美元的未偿债。8月17日,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恒大地产集团在当日完成了工商登记变更,恒大地产集团董事长由许家印变更为赵长龙,总经理、法人也从柯鹏变为赵长龙。财经天下报道,法律及金融人士认为,考虑到恒大地产的债务规模较高,如果发生局部违约,可能拖累相关高管成为失信人,许家印及柯鹏作为恒大集团核心高管,一旦被拖累成为失信人,会引发一些连锁反应,此番操作有规避相关风险的意思。彭博报导认为,通过卸任恒大地产董事长一职,许家印是在香港上市的母公司(在开曼群岛注册)与其主要的在岸资产保持距离,至少在国内的法律体系看来是这样。此外,对于恒大的未来,可能连其最高管理层也没有信心。据联交所权益披露,中国恒大副主席兼总裁夏海钧在8月11日分别减持恒大汽车和恒大物业股份,共套现约1.16亿元。减持后,夏海钧恒大物业持股比例从0.61%下降至0.51%;而恒大汽车持股比例则从0.15%降至0.12%。一般来说,高管减持往往被投资者视为利空信号。对于当前流动性链条十分脆弱的恒大来说,夏海钧的动作无疑加剧了市场恐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