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非标债务压力加大,恒大旗下公司信托贷款逾期,选择“躺平”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王媛媛 上海报道 继8日媒体消息称,恒大通知两间银行暂停支付9月21日到期的贷款利息后,9月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今年7月,位于江苏南通的恒大旗下公司的一笔1.2亿信托贷款已经到期,经过多方协商后,该公司仅偿还债权人600万元,而对于其余的本息资金,目前该公司既没有说不还、亦不与机构协调展期。

据了解,该公司的1.2亿贷款来自某信托公司,双方于2020年7月27日签订贷款协议,约定借贷期限不超过12个月,固定利率为8%/年。

“7月份债务就已经到期了,当时恒大爆出了不少对供应商的商票违约消息。当时进行过协商,双方聊过展期的事。结果后面借款单位只愿意归还600万,连利息都没付足。现在不说不还、也不说啥时候还,展期的事也不讨论了,直接‘躺平’。”有接近该项目的人士称。

此前7月,恒大及下属公司对银行等资方的态度还较为谨慎。尽管不断有供应商的票据违约消息传出,但恒大对“债务违约”一直较为谨慎,并在每次有银行“逼债”的苗头出现后,就马上“灭火”,以免出现实质性的债务违约,从而影响征信指标,引发资方挤兑。

不过,恒大最近对债权人的态度出现变化。

除了上述逾期并“躺平”的1.2亿信托贷款外,8日媒体消息称,恒大通知两间银行暂停支付9月21日到期的贷款利息。记者向恒大方面咨询此事,其回应“不太清楚”。

“尽管目前明面上恒大2021年到期的境内外债券并不多,但2020年其拿地增加,应该借了不少中短期非标资金,今年兑付的压力比较大。”上述项目人士称。

根据中金公司数据,恒大集团2017年以前拿地较为激进,债务规模也迅速上升,2018-2019年新增拿地放缓,2020年拿地再次增加。

从拿地金额来看,2017年恒大集团拿地金额和权益拿地金额分别为1311亿元和1300亿元;2018年权益拿地金额336亿元;2019年权益拿地金额为406亿元;2020年新增拿地和权益拿地金额分别为1035亿元和995亿元。

另一方面,恒大的信托非标融资、商票融资较高,业内共知。

根据标普评级报告,该公司总债务中约一半为信托融资、委托贷款和内保外贷,由于非标类融资久期通常为1-2年,期限较短,同时融资成本较高,在房地产非标融资持续收紧的背景下,后续接续压力较大。

中金6月中旬的一份研报显示,彼时恒大的境外债券余额为207.09亿美元+0.129亿港元,其中14.73亿美元于6月28日到期。

中国恒大的中报显示,于2021年6月30日,恒大的有息负债约为人民币5717.75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负债为人民币2400.49亿元;银行存款余额为人民币1616.27亿元,其中受限制现金为人民币748.55亿元。

针对境内外债券融资方面,记者结合企业预警通截至9月9日的汇总数据,对比计算,恒大从6月至今没有新增境外债融资,6月正常偿还上述14.73亿美元外债,剩余金额为192.36亿美元+0.13亿港元,近期到期压力虽不大,但有中期压力。

另据wind统计,截至9月9日,恒大境内债券余额为558.63亿元,其中1年内到期占比35.72%。

“我们希望恒大能尽早还钱,或者双方协调出一个可接受的展期方案,而不是现在连利息都凑不足的状况。我们同样面临着客户的压力,如果该信托计划到期没有及时兑付、并对客户没有交代,导致不得已确认恒大违约,那可能会引起恒大庞大债务的连锁反应。”上述项目人士称。

早在恒大此前不断出现商票违约的消息时,8月下旬,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相关部门就约谈了恒大的高管,督促其积极化解债务风险。

恒大也立即回应,将以最大决心、最大力度保持公司经营稳定,化解债务风险,维护房地产市场和金融稳定。

只是,从其南通旗下公司的“躺平”式处理方式上来说,恒大显示出的态度让部分债务人开始担忧。

(作者:王媛媛 编辑:卢先兵)

媒体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