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普认为相关部门低调处置恒大相关问题

标普全球评级10月5日表示,中国恒大集团(下称“恒大集团”)可能发生的违约不会挫伤中国地方政府的信用状况。虽然恒大集团存量债务规模庞大,但该公司的问题既不太可能在地方政府层面形成传染风险,也不太可能对社会稳定造成冲击。因此我们预计恒大相关问题不会给地方政府的财政状况造成重压。政府应该会是在幕后发挥作用,尽量降低各方损失,并确保恒大未完工楼盘顺利交付。

标普全球评级信用分析师林俊熹表示:“我们认为地方政府的恒大敞口是非常低的。”标普预计,即便是在恒大集团的大本营广东省,后续影响也会有限。广东是恒大集团合同销售占比最高的省份,2020年占比在12%左右。

林俊熹表示:“地方政府仍然面临着一些尾部风险,其中排第一位的是驱动中国四分之一经济体量的房地产市场持续深度下行。在这种低概率情形下,作为地方政府重要资金来源的出地出让将受压制,一些重点地方基建项目可能因此延期。”

过去一两年恒大集团并未积极参与地方政府的土地拍卖,所以今后如果缺席,也不会形成较大缺口。该公司近几年的土地储备主要来自对其他开发商的收购,而非直接参与土地招标,因此地方政府对恒大集团的直接敞口较低。如果恒大集团有中标地块未能结清款项,地方政府也是可以收回土地使用权重新出让的。

林俊熹表示:“地方政府将发挥协调作用,确保恒大集团可能发生的破产有序进行,将受损方数量降到最低。”标普注意到,有些地方政府要求恒大集团的子公司将当地项目的购房预付款存入政府控制的托管账户。通过这样的安排,即使恒大集团违约,购房人权益也能获得一定的保障。

还有一些地方政府成立了工作组来监督恒大集团的未完工项目。具体工作可能是与当地开发商和建筑工程承包商协调,确保项目完工。

对大部分地方政府而言,一级土地开发是发展经济的重要手段。来自一级土地开发的土地出让收入在总收入中的比例,一级地方政府(各省)为6%左右,二级地方政府(各市)为42%,三级地方政府(各区县)为39%。

因此如果土地出让收入下降,市级和区县级政府受到的影响将大于省级政府,而中国的土地储备大部分都由这两个层级的地方政府负责管理。地方政府面向开发商拍卖单宗地块的使用权,所获收入构成了土地开发等资本化项目的重要资金来源。

最极端的情形,是中国房地产市场无序调整,打击整个经济,迫使地方政府善后。在这种情形下,地方政府可能会采取更激进的财政手段给经济托底,从而造成财政表现变差、债务负担升高。此外,地方政府有可能要求所属国有企业收购烂尾住宅项目,以保证房屋交付,维护社会稳定。这会给收购主体造成财务压力和经营压力,有可能增加地方政府的或有负债。

地方政府另一个潜在的或有负债来源,则是本地房地产业务占比大,且自身规模小、实力弱的地方国有银行。在这些银行发生重大信用损失并大幅减记逾期房地产贷款的压力情景下,地方政府可能需要为它们补充资本。不管是在低风险情景下还是在高风险情景下,地方政府受多大影响,都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地方和中央如何处置恒大事件的具体影响以及更大范围内的传染效应。这些方面的事态演变将是关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