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券违约后,新力做了这个动作

一个星期后,新力将有一笔2.5亿美元的债券到期,票息9.5%。这笔债券能否按时偿还,关系到新力在国际上的信誉度。已有两笔境内债务违约的新力,正在四处筹钱“自救”。

自9月20日遭遇黑色星期一以后,新力控股(02103.HK)至今仍处于停牌状态。当天,新力控股股价暴跌,盘中最低跌超90%,最低至0.37港元/股。截至收盘,新力控股的总市值仅剩18亿港元,一日间蒸发了超123亿港元。

此后,新力欲出售新力服务、兜售项目股权等,积极应对危机,多举措回笼资金。

10月10日,乐居财经获悉,新力地产转让安徽新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新创”)50%股权,郑州阳韵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韵地产”)接盘。股权变更前,安徽新创由新力地产、弘阳置地各持股50%。股权变更后,其由弘阳置地、阳韵地产各持股50%。

“弘阳系”捡漏

目前,安徽新创仅有一家子公司合肥新城悦弘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新城悦弘”),这是两年前,新力从新城手里收购而来,花费了5.47亿元。

2019年9月,安徽新创从新城控股子公司合肥新城亿荣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城亿荣”)、新城关联方上海新城万圣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新城万圣”)收购了庐江县2019-4#地块和2019-5#地块。

新城亿荣将其持有的新城悦弘81%股权转让给安徽新创,交易对价约为4.43亿元,新城万圣则将其持有的新城悦弘19%股权转让给安徽新创,交易对价约为1.04亿元。

去年4月,新力地产转让安徽新创50%股权予弘阳置业,后者向安徽新创提供了本金额5.7亿元、按年利率8%计息且并无固定到期日的股东贷款。

一个月后,新力与弘阳双双出质安徽新创的股权,出质股权总数额达4亿元,质权人为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合肥分行。

巧合的是,弘阳与此次接盘的阳韵地产,关系颇为密切。据了解,阳韵地产成立于2020年12月14日,注册资本2亿元,法人代表为魏玮。由郑州市弘初企业管理有限公司100%持股。后者大股东为魏玮,持股99%。

截至目前,阳韵地产对外投资共有5家公司。除安徽新创外,还包括江西新越弘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越弘岚”)、武汉弘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弘飞”)、襄阳新城悦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城悦隆”)、成都力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力顺”)。

乐居财经发现,新越弘岚的法定代表人宋华,同时还担任南昌弘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后者为弘阳地产子公司;

武汉弘飞由武汉弘茂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阳韵地产各持股50%,而前者由弘阳置地持股100%。武汉弘飞法人曾凡振,同时兼任2家弘阳旗下控股子公司法人,即名流置业武汉有限公司、武汉市名维安置业有限公司;

新城悦隆则由常州弘阳广场置业有限公司和阳韵地产各控股50%;成都力顺由阳韵地产和成都市弘途瑞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各持股50%,后者则由弘阳地产间接持股68%。

从新城手中收购项目仅两年,新力便将其转让予“弘阳系”,在债务违约的时点,恐怕很难卖个好价钱。

违约后“自救”

从零到千亿,新力这匹“黑马”只用了10年时间,快速发展的背后离不开高杠杆的支撑。而短期内金融政策的收紧,对新力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

新力的此番境遇似乎早有预示,在暴雷之前,新力曾多次亮起舆情红灯。7月,一封新力控股董事长的求救信引起了关注,但随即被官方辟谣,另有员工降薪、项目停工、商票逾期等不良信息。

9月18日,新力未能支付两项境内融资利息,金额约为3874.21万元。9月20日,某境外债权人要求新力偿还本金及应计利息,金额为7541.67万美元。

在9月20日短暂停牌前,新力控股董事长、实控人张园林持有的1.49亿股公司股票,占已发行股份总数的4.17%,被债权人出售,以清偿应付该等债权人的款项。在9月30日的公告中,新力承认,股价暴跌是由于董事长张园林质押的股票被债权人强制平仓所致。

除了出售资产外,另有媒体报道称,新力已开始放售全国项目换取现金,以缓解流动性压力。9月,新力服务招股书失效,面对偿付压力,也被摆上了货架,传闻碧桂园、金科曾有意收购,但未最终定音。

多米诺效应

截至2021年6月末,新力控股流动负债共有754.28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债务有132.4亿元。同时,新力的其他受限制现金及已抵押存款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40.37亿元,恰好能够覆盖短期债务。

就“三道红线”而言,新力控股扣除预售款外的资产负债率为73.5%,净负债率为50.5%,现金短债比1.4,踩中一道红线,位列“黄档”。新力控股副总裁李想于2021中期业绩线上发布会表示,公司有信心在一年内把“三道红线”全部降到标准的范围内,达到绿档要求。但新力目前亟待解决的是资金困境。

近年来,新力控股依赖外部融资或股东投入,主要为银行借款和信托,融资成本居高不下,2018年-2020年的加权平均融资成本分别为9.3%、9.2%和9.1%,今年年中略降至8.7%。

截至2020年底,新力控股的债务中有51%银行贷款、26%非标融资、16%离岸美元债以及7%在岸公司债,其非标融资占有息负债比重较高。

2019年末,新力归属于少数股东的权益为67.29亿元,同比增长723.95%,2020年为91.98亿元。2021年上半年,又增长至101.64亿元,权益占比接近50%。反观其净利润,少数股东占有的部分为1.28亿元,占净利润总额的比例仅为14.3%。

随暴雷而来的是评级下调。9月21日,标普将新力控股的长期主体信用评级从”B” 下调至”CCC+”,同时将该评级列入负面信用观察名单。9月22日,惠誉将新力控股的长期发行人违约评级从“B+”下调至“CCC”,并将其高级无抵押评级及回收率评级从“B+/RR4”下调至“CCC-/RR5”。“CCC”意味着标普与惠誉认为,新力控股偿还债务的能力极度依赖于良好的经济环境,违约风险极高。

9月23日,联合国际也将新力控股的国际长期发行人评级从‘BB-’下调至‘CCC+’。同时将新力发行的高级无抵押美元票据的发行债务评级从‘BB-’下调至‘CCC+’,并将继续把公司的评级列入评级负面观察名单。

10月5日,标普再度下调新力控股评级,由“CCC+”降至“CC”。

重要提示: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最终以开发商实际公示为准。商品房预售须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用户在购房时需慎重查验开发商的证件信息。本页面所提到房屋面积如无特别标示,均指建筑面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